第十届全国环境化学大会

大会新闻

人物专访—陶澍院士

2019/08/18 18:47:09

16日上午,南开大学科技协会志愿者有幸采访到了中国科学院院士陶澍,下面是部分访谈实录,特别发布,以飨读者。

陶澍,1950年8月出生于上海,籍贯江苏无锡,环境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7年陶澍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1981年美国堪萨斯大学土木系硕士毕业;1984年美国堪萨斯大学博士毕业后回到中国,进入北京大学任教,先后担任讲师、副教授、教授、长江特聘教授;2009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15年当选中国地理学会第十一届理事会副理事长 。还担任中国地理学会环境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国际环境毒理与化学学会亚太分会主席、ES&T顾问编委、IEAM副主编及EP、JEGH等国际刊物编委。

志愿者(以下简称志):您将会在分会上做题为《近期中国大气污染趋势评估》的报告,您能为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吗?

陶澍院士(以下简称陶):大概是这样,因为这些年空气质量在改善,我们做了一个长尺度的清单,55年的排放清单,我们看到清单的排放也在下降,现在监测数据显示最近连续六年全国都在降低。 显然是这里有原因,笼统的说是减排的原因。但是我们希望知道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减排,我们针对不同的例子做了一些政策评估,比方说农村的生活能源的转型,炼焦工业的减排,我们还做了一些研究关于最近这几年的大气污染行动计划,探究它的减排的指标有没有实现?然后最近2+26的煤改电双替代,它的效果是一样,就我们利用我们清单,利用模型做了一些这样的评估,就这个来回过来说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导致的这些减排。很笼统的叫政策分析,就是我们就分析哪些政策在发挥作用,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志:您觉得我国目前空气治理这方面的成效如何?

陶:治里效果很明显。根据现在我们的监测数据看到的数据可以看出减排的趋势。把气象因素排除掉之后,我们仍然看到这个趋势,所以减排很明显。我相信你们肯定这几年也有很深的感受,近年来平均PM2.5浓度显著下降。

所以我觉得我国的大气治理应该看好,如果现在按照目前的这个努力的方向,如果各级政府还是按照目前的这个力度来做的话,我们有个预估到2035年应该能够大部分绝大部分城市达到35微克每立方米这个程度,但前提是大家还在继续努力,按照这个方向努力。

志:您求学时为什么会选择环境专业?是有什么契机吗?

陶:我本科是在北大,当时是中国的第一个本科有环境专业的教育,那是73年的事情,当时叫自然地理,自然地理后面有个括号写着环境,上课主要一些化学课程和环境有关的课程。本科生当时那是工农兵学员,还不是正式的大学生,所以它的整个的教育的质量不是很高,这个课程体系都很乱,环境也是个新东西,没有老师,也不知道怎么教。那是我的本科,后来我毕业了以后就去科学院工作了一年,恢复研究生招生后我又回到北大上研究生,一年后去美国念的硕士,一直都是环境方向。 但是如果说为什么选择的话,我想是时代的选择。

志:您从一开始不了解环境专业到现在从事多年环境研究,是什么动力让您一直走环境这条道路的呢?

陶:因为做研究这个事情我是很感兴趣的,做的对象我也是感兴趣的。我做了很多方向,我在美国做的重金属,做的形态,做的土壤。回来也是头几年我做重金属,做腐植酸,然后做水里和土里的污染物,后来是有机污染物较多,比如有机氯农药,这两年又转到了黑炭和pm2.5,研究大气污染。 其实现在做模型我更感兴趣,因为我更喜欢数理

志:您在求学期间有什么兴趣爱好?这些兴趣爱好对您的学习和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陶:我有好多爱好,我喜欢体育运动,打乒乓球,打羽毛球,打篮球,跳高、长跑、游泳,我喜欢好多东西,但是现在主要是没有时间,我偶尔还会打打篮球。我身体还行,一直锻炼。

志:您求学期间您的导师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陶:我在国外上研究生的时候去的是工学院,我的导师主要做水处理的,他是一个在美国的工程界非常有名的导师。他非常希望我去做生活废水处理,但是我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对这个方向不是特别感兴趣,我就找他谈自己想要换方向,他态度非常开明,和我交流我想做的方向,后来他就帮我找另外一个地质系的主任指导我做地质化学相关的研究。虽然我觉得他并没有直接教我太多东西,因为他的研究方向跟我完全不一样,但是他能够给我这种自由度,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让我非常的感激,现在我成为了老师,我也会给我的学生这种自由度。

志:您对目前环境专业的发展和就业趋势有什么看法吗?

陶: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需求,环保火热火热的,你们现在还来得及,我说什么意思呢? 再过20年,如果你再来念书,我的建议不要你学环境专业。因为中国再过20年,环境改善的也相当不错,再过30年,恐怕这个工作不好找了。这个经费没有也这么多,现在是最好的时候,就是需求在这个地方,经费非常充分,所以现在这个很多人跑来学,全国的环保专业几百个。所以现在你们毕业找工作也不大有问题,再过几年会出问题。因为环保有阶段性,你现在到美国到欧洲,环境问题就没有那么严重了,他会需要一部分人继续研究,但这个需求量不会太大。 

当然对于环境科学来说,我认为目前环境科学教学是有一定问题的,现在我们教学我们不太注重优势教学,环境科学专业本科教学很杂,四大化学要学,生物要学,微生物要学,物理要学,数学要学,然后环境管理、环境经济、环境评价都要学,这个是教不出好的人才。所以中国的环境科学很特别,走到今天这个问题是非常明显,我的学生到美国去就发现他什么都比不过人家。美国几乎没有本科环境科学这个专业的,它的环境科学都在研究生阶段,然后都是化学生物等不同的学科过来学,所以他都会有一方面有特长,我们缺的就是特长。我们是每个学生什么都知道,但是如果你要做研究,你要深入下去,你必须有一方面特长,你生物特别强,你的化学特别强都可能。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在优势教学。在北大我们在努力在改教学分析这个模块,侧重化教学, 我们在努力在这个大框架下做点自己的调整。

所以每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按照自己的方向,找到自己的兴趣,自己的发展方向,不要拘泥一些课表。

志:陶老师,您对于科学型研究和工程型研究两者的关系怎么看呢?对于现在同学们对于自己方向的选择有什么建议吗?

陶:科学型研究和工程型研究都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必须的,两者同样重要,缺一不可。工程型研究主要驱动力是需求驱动,包括国家的需求,社会的需求,老百姓的需求等等。科学研究的主要驱动力是好奇心,需要去探索未知。我个人比较喜欢科学研究,因为科学有很多未知的趣味的东西。至于说给同学们的建议,每个人兴趣不一样,因人而异吧,就是选择自己想做的。

志:党的十八大、十九大都给了环保事业和生态文明建设事业很重要的地位,今年又是新中国成立70年您希望当代的“环保人”应具备怎样的素质和能力?

陶:环境专业学生需要什么样的素质和能力,这个没有一定,因人而异。每个人都不一样,这个没有一个共同通用的适合于每个学生的一个大的原则。每个人按自己的兴趣方向,你喜欢水,你喜欢土,你喜欢这个技术科研,你喜欢应用,都不一样。 就在不一样的需求层面,后面有不一样的要求。

志:最后,您觉得环境类专业求学的青年学生最应该为将来的事业与人生积累什么?请您为他们提出一些意见、建议和寄语。 

陶:现在就是希望同学们能够发挥一下自己的特长,一定不要随大流,思考自己未来想做的事情,哪怕想错了以后再转也都来得及。千万就不要跟着别人去考虑,不要别人要出国我要出国,别人去修学双学位,我也学个双学位,现在这件事情太普遍,自己一定要独立思考。